原神游戏

脑洞:枫丹早已淹没,芙卡洛斯的一出好戏?#原神攻略

枫丹早已淹没黑芙全场最佳。4.2+芙宁娜PV脑洞!一场围绕那维莱特的演出。

首先基于前两个版本的PV,诈骗程度PV的画面和旁白一定不能连起来看,而且旁白和旁白之间也不是必然的关系,它们会来自于主线任务和传说任务,所以如果逐字逐句的去分析,我觉得就中了老米的圈套了。

这一次就先概括一下感受,从中提取一些能够连贯起来的线索去推理和想象。PV如果不看细节只谈感受,我感受到的是原始胎海的危机终于爆发了,而笑宁娜却无能为力。也尽量别枫丹的民众对自己的神明感到绝望和愤怒。因此就在欧庇克菜大剧院审判了水神,并且预示裁定枢机作出了最终的判决,认为笑宁娜有罪开幕!而最后枫丹还是被淹没了。

这看起来会是一个非常怪诞的剧情,笑宁娜死了,那维菜特无能为力,希枫丹也没有被拯救。这一点都不符合之前剧情对于解决危机铺垫的内容,其中很有可能每个片段都是真实的,但经过了剪辑之后塑造的感受是假的。

然后就扒一扒令人疑惑的地方,在PV的开场,那维菜特说宣布水神有罪判死刑,根据「谕示裁定枢机」给出的结果。这里就有人会怀疑说这句话有没有可能是两句话拼凑成的一句话?比如说我宣判水神是一句,而死刑是另外一句,我觉得这个概率还是比较小的。

因为虽然之前的PV也是诈骗,但并不会用词去拼凑一个句子,而是一个句子的去拼凑,所以这应该是一句完整的话,也就是说水神确实被审判了,死刑有可能是真的,但死就不一定了。

送这句话中还有一些细节,就是那维菜特说是谕示裁定书机判定的结果。按照网上的一些假设,芙宁娜的另外一个人格也就是黑醋。如果在谕示裁定枢机中那么她审判自己的行为带来的意义是什么,目的又是什么?

而在PV的后面有一段来自于魔女N的旁白,她说预言一定会发生的,而她第一次出场的时候说的是历史不会轻易改变。那么如果结合起来看会产生一种推论就是如果预言不是预言,而是已经发生的历史,这是否在暗示枫丹甚至提瓦特的故事是循环的?

如果魔女N清楚枫丹预言一定会发生,那么在谕示裁定枢机中的水神她是不是其实也知道。然后结合新发布的水神PV,芙宁娜反复强调了戏剧和预言确实发生了。所以我就有了以下的脑洞,枫丹其实已经被原始胎海水淹没了。

而现在的枫丹是芙卡洛斯幻化出来的,类似于3.8瓶子王国一样的幻境。其中演出的角色都是来自于融化在原始胎海水之中的枫丹人的意识。

那为什么他要做这么一个幻境?目的就是为了让那维菜特入局,让他融入到枫丹的社会,让他的思想发生变化来确保当那维菜特成为完全之龙后,了解了真相之后他会去控制原始胎海之水,让水位下降。因为在枫丹的翅膀故事中有说到支配最初原始胎海的是原初的水之龙。

那么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那维菜特也有控制原始胎海之水的能力,而那维菜特现在还是未完全之龙,没有力量,没有记忆。这两个东西其实是联系在一起的。我们从那维菜特的突破语音中可以发现,如果那维菜特回收了力量,那么同时它也会恢复记忆。所以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水神归还了权柄,那维莱特得到了力量,恢复了记忆。认为人类七神,天空岛都是必须要审判的,那么它就不会配合水神,控制胎海水的下降,去拯救枫丹。

而一旦那位莱特在这个五百年的幻境中,和人类梅露辛还有白笑共同生活产生了联系。那么得知真相之后,恢复力量的纳维莱特,就很有可能有意愿去拯救枫丹。更何况白笑以身伏法就坐实了。

枫丹确实是一个以法治和公正去运转的国家,而不是以神明为尊。那么纳维莱特可能也更有理由去接受这样一个国家的存在。然后等纳威莱特解除了危机,就可以把枫丹人,从原始台海中分离出来。这个在监狱书中已经证实是能够做到的事。那么由此封丹就得救了。

我觉得这个脑洞,顺便还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福宁娜的pv和立绘说是他在一开头先欺骗了命运,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去演出故事。以及福妮娜在PV和娜维莱特说,喜欢这五百年来属于他的戏份吗?还有就是,为什么旅行者的技能,看起来是和纳维莱特相似,而不是福宁娜。福宁娜的技能看起来更像是纯水精灵。

当然了,这个仅仅是一个离奇的脑洞。我甚至不觉得剧情会这样去演出,毕竟吞星之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它为什么会来到歌剧院?律偿混能到底是不是用来对付他的?那是一点都猜不到。只能说,枫丹这个剧情确实太吊人胃口了,先自己脑补一出大戏,来满足自己焦虑的内心。

不知道各位对于剧情,会有什么样的脑洞呢?好的,我是提瓦特地理,我们还是静静等待更新以后的主线任务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